第十九章

对“天启”古兰经的质疑与批判(二)

伊斯兰宣称古兰经的每一章节都是阿拉直接从天上赐下给先知穆罕默德的启示,谓其所有内容都是绝对真理、一切表达都精美绝伦。但许多不同宗教与意识形态专家学者对这论调加以质疑!至于穆斯林则只能对它歌功颂德;若敢于质疑必被严惩,甚至丧命!

住在穆斯林地区的非穆斯林同样不能也不敢轻易表态,恐怕带来祸害。至于住在自由世界的相关学者,很多时候也为了“政治正确”或个人利害关系而避重就轻评议,或随声附和穆斯林论点。笔者乃根据基督信仰立场,经诸多研究探讨后从不同角度质疑穆斯林所坚持古兰经的“天启”根源与神圣本质。

古兰经内容所显示/引发的重重问题实在是令人对其“天启”本质大加质疑。前一章第十八章论述了质疑古兰经“天启”本质共八点的批判;本章聚焦在第九点,乃针对所谓“古兰经科学”的批判。接着的第二十章另有其他三点论述,前后共为十二点。

(九)经典中明显违背科学/常识的经文不会是“天启”

宗教经典与科学论述在内容与形式上根本是两回事,不宜拿来比较。例如宗教经典可作诗情画意、隐喻、寓言、传奇等描述,但科学论述有其特殊领域的专用词、语言符号与规格,因此不宜从科学角度批判宗教经典。另一方面,宗教经典也不宜以科学论证自居。但当今有好些穆斯林护教士高举古兰经为蕴藏各种“科学玄机”(ijaz • 神迹)之经典,以此“证明”它是上帝“天启”圣典,同时批判圣经乃违反科学、落伍。

然而穆斯林所标榜的显然是古兰经“伪科学”(Pseudo-science),可称之为“古兰经布凯勒主义”(Qur’anic Bucailleism)。毛里斯‧布凯勒(Maurice Bucaille)是个法国医生,曾于1973任沙特阿拉伯王族御医,也曾任埃及萨达(Sadat)总统家庭医师。他于1976出版法语的《圣经、古兰经、科学》(The Bible, the Qur’an and Science),肆意攻击圣经的可靠性,同时宣称古兰经乃为最可靠、最合科学的天书,内含好多“科学玄机”加以印证。他为此名利兼收不在话下。此书以不同形式翻译为数十种外国语言。加拿大的医学教授基斯‧穆尔(Keith Moore)等也受布凯勒误导跟着称颂古兰经的“先进”科学。

上世纪 70年代之前穆斯林甚少引用科学以印证古兰经。当年布凯勒的著作在伊斯兰界激发起“古兰经科学论”热潮。沙特政府甚至设立了国际古兰经与圣训科学凭据委员会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Scientific Signs in the Qur’an and the Sunnah)在各国宣扬古兰经科学。除了布凯勒,哈伦‧耶哈雅(Harun Yahya,原名Adnan Octar;创miraclesofthequran.com)、查基尔‧纳益(Zakir Naik;创Al-Quran & Modern Science网站、Peace TV)等在这领域也相当知名。

在批判古兰经科学方面,除了坎贝尔(William Campbell)、伍大卫(David Wood)、盛萨文(Sam Shamoun)、克里司甸‧普林斯(Christian Prince)等,还有发表文章于网站如answeringislam.orgislam-watch.org 和wikiislam.net等的一些其他学者。篇幅所限,本文仅引用数则“先进古兰经科学”作点评,以揭露其中许多捏造、曲解、揣测、不合科学的所谓经文论据。批判学者当具备扎实的科学和古兰经与圣训见识。

(1)宇宙论:天地的创造与天文学

a. 古兰经启示宇宙起源于“大爆炸”〔?〕古兰经科学派护教士夸称古兰经21:30预告了宇宙大爆炸论,“......天地原是闭塞的,而我开天辟地......”〔英译 – Y. Ali: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ere joined together – as one unit of creation – before we clove them asunder...”; A.J. Droge: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ere once a solid mass, and We split the two of them apart...”〕[]

其实把“大爆炸论”套用在古21:30是一种“事后揣测”的套用。探讨20世纪之前伊斯兰教士的相关注释当甚为有趣。按圣经创世记1:1,“起初,上帝创造天地。” 看来就在这第一节天地已被造存在,接着的第二节开始乃启示关乎地球与太阳系之间的关系,以及万物如何造于以人为中心的地球上。至于上帝是否藉着什么“大爆炸”创造原始天地乃不得而知〔“大爆炸”至今仍只是个较为流行科研理论〕。除了圣经启示,古代的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埃及、希腊、印度、中国等文明都有些原始开天辟地故事。

例如,按约公元前2,000年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里亚(Sumerian)创造史诗《吉尔伽美什与阴曹地府》(Gilgamesh and the Netherworld),在远古天和地是连接一块的,过后才劈开;接着是人的被造。[] 古印度《梨俱吠陀经》(Rig Veda)和《奥义书》(Upanishads)描述有个原始的宇宙蛋(Brahmanda),称之为“金质胚胎/母胎”(Hiranyagarbha • golden fetus / golden womb),在空虚中漂游后裂为两半,一边称之为天(Dyaus),另一边称之为地(Prithvi)。[]

按远古中国的创世故事,有一巨人叫盘古,在混沌之中睡了一万八千年。有一天突然睡醒,见周围一片漆黑,抡起大斧猛劈过去,只听一声巨响,混沌一片的东西渐渐的分开了。轻而清的东西缓缓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的慢慢下降成为地。不单如此,从盘古身上还演化出万物。[]

实际上,古21:30经文“天地原是闭塞的”中的“闭塞”用词原文“ratq”指“缝织/联合一块”(sewn/joined together)。[] 意思说天地原本乃是缝织/联合一块,而所谓的“开天辟地”乃是指阿拉把它们扯开或分开(fataqa • unstiched/separate)。从这角度看,阿拉在此并非“创造”天地而是“分开”天地,而“大爆炸”涵盖的是整个宇宙的起源;看不到科学大爆炸论啊!

但若以经解经:阿拉是如何分开天和地呢?按古兰经,祂乃把它以无形的柱子“建立/抬举”起来(raised up;参 古13:2)。看来科学护教士说古21:30的“扯开/分开”乃预告宇宙“大爆炸论”只是个妙想天开而毫无科学根据的揣想。更何况按照古兰经的启示,阿拉是在创造了天地之后才造群星(参 古41:9-12),而这观念与“大爆炸论”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

b. 古兰经搞不清阿拉用几多日创造天地。有些经文说阿拉用六日创造天地,但有的显示是八日。六日论经文:古10:3,“3你们的主确是真主,他曾在六日内创造了天地,然后升上宝座,处理万事......” 古7:54,“你们的主确是真主,他在六日内创造了天地,然后,升上宝座,他使黑夜追求白昼,而遮蔽它......”(另参 古11:7)

八日论经文:古41:9-12,“你说:‘你们真不信在两日内创造大地者......那是全世界的主。’ 10他在大地上创造许多山岳,他降福于大地,并预定大地上众生的食物,那些事,在整整的四天就完成了......11然后,他志于造天,那时,天还是蒸气。他对天说:‘你们俩顺服地,或勉强地来吧!’ 它俩说:‘我们俩顺服地来了。’ 12他在两日内创造了七层天,他以他的命令启示各天的居民,他以众星点缀最低的天,并加以保护。”

上述马坚汉译的古41:11-12经文内容有些混淆,按原文英译 – Droge: “Then He mounted [upward] to the sky, while it was [still] smoke, and said to it and to the earth, ‘Come, both of you, willingly or unwillingly!’ They both said, ‘We come willingly.’ He finished them [as] seven heavens in two days, and inspired each heaven [with] its affairs. And We adorned the sky of this world with lamps, and [made them] a protection...”

前两段经文清楚表明上帝用六日创造天地,符合圣经创世记的记载。但第三段经文则显示上帝共用了八日才完成天地的创造,即两天造地,四天造地上的山岳和动植物,最后两天造了七层天。到底上帝是用了六日或八日创造天地?穆斯林学者说古41:10节的四天也包括第9节的两天,但没提供任何凭据以支持此诠释。另者,按权威性的《穆斯林圣训》(vol. 4:1250),阿拉是在星期六开始创造,在接着的星期五完工,前后加起来共有七日。但对接受“大爆炸论”者,古兰经创造论的六日、八日,或圣训中的七日全都糊了,因按该理论地球的演化乃需经好几亿年!或许阿拉也搞糊涂了![]

c. 古兰经也搞不清是先创造天呢,或先创造地?按古2:29是先创造地:“他已为你们创造了大地上的一切事物,复经营诸天,完成了七层天......”(另参 古41:9-12);按古79:27-31是先创造天:“27......他曾建造了天,28他升起它的高度,而成全它的形体,29他使它的夜间黑暗,并显出它的光明。30此后,他将地面展开,31他使地面涌出泉水来,生出植物来。” 创造天地前后的次序显然矛盾!

d. 古41:11-12,“然后,他志于造天,那时,天还是蒸气〔烟〕……12他在两日内创造了七层天”。阿拉如何从“dukhan • smoke • 烟”〔参 Droge / Y. Ali;马坚译之为“蒸汽”(vapour)不准确,因“烟”通常含有蒸汽,另加上其他气体与颗粒〕创造出七层天?按创世记1:6,上帝在第二天创造空气,空气之下的水是“海”,空气之上的水是“天”〔指“天空”而非什么“七层天”〕,基本上都是氢氧化合物(H2O)。圣经启示不是比古兰的 “烟”更科学吗?有护教士说那“烟”指宇宙大爆炸产生的“热烟”;若是如此,阿拉怎么在创造大地后才从大爆炸的“热烟”创造“七层天”呢?又是什么“七层天”?[]

e. 其实古兰经的“七层天”(samawat)乃传袭自古代两河流域、埃及、希腊、叙利亚、印度等的天文/宗教观念,毫无新意。它乃与古代天文可观察的行星/卫星轨迹关连:古23:17,“我在你们的上面确已造了七条轨道(tracts/orbits)......”;看来古兰经乃照单全收。但按现代天文学知识〔八大行星加上卫星月亮等绕着恒星太阳旋转〕,上述观念显然有差错。然而圣经却不受这古旧观念影响;它呈献的乃是更为合理的“三重天” — 天空、太空、上帝宝座(林后12:2),即所谓“天和天上的天”(申10:14)。

f. 古兰经不单传承了古旧落伍的“七层物理天”观念,更进一步把它跟伊教的“七层天园”挂钩,谓每一层天乃由不同东西铸成 — 如水、金、银、铜、铁、珍珠、光等,也都各住有不同先知、使者。按照圣训,先知穆罕默德“夜游/升天”时曾见亚当在第一层天,耶稣/施洗约翰在第二层,约瑟在第三层;接着是以诺、亚伦、摩西照排,而亚伯拉罕是在最高的第七层。再上便是天园与阿拉宝座。难道这类故事也属古兰经天文神迹?

g. 古兰经的另一个错误是把太阳、月亮和众星宿安置在“七层物理天”的最低/最近处。但按现代天文学,可观察到的星宿乃是在距离地球数亿光年之天外天,而不是在最低处。古兰经67:3-5,“3他创造了七层天......5我确已以“众星”〔原文为“masabih • lamps • 灯”〕点缀最近的,并以众星供恶魔们猜测。” 汉语古67:5的最后那句话“并以众星供恶魔们猜测”是马坚的错误翻译!

按原文该句“并以众星供恶魔们猜测”的正确翻译应当是“并以它们为射撒但的火箭” 〔Droge: “and made them missiles for the satans”;Y. Ali: “We have made such [lamps as] missiles to drive away the evil ones”〕。其实古兰经37:6-10也说,“6我确已用文采即繁星点缀最近的天,7我对一切叛逆的恶魔保护它,8他们不得窃听上界的众天神,他们自各方被射击,9被驱逐......10但窃听一次的,灿烂的流星就追赶上他。” 古兰竟然以星宿/流星为驱逐撒但的火箭,以防备撒但窃听天上阿拉的话 —— 看来天经果然启示了最先进科学及最尖端太空武器!!(另参 古55:33-35;古72:8-9)

(2)地质学:山岭的形成与功能

按古兰经,阿拉创造山岭乃为稳定大地。古兰经16:15,“他在大地上安置许多山岳〔原文 – Droge: “And He casts on earth mountains” 〕,以免大地动荡,而你们不得安居......” 古21:31,“我在大地上创造了群山,以免大地动荡而他们不安......” 古78:6-7,“6难道我没有使大地如摇篮(bed),7使山峦如木桩吗?”〔原文 – Droge: “and the mountains as stakes;Y. Ali: “and the mountains as pegs” 〕对照相关经文,其意思显然是:犹如插入土地的木桩或橛子使搭起的帐篷稳定,同样阿拉从天上“抛下”众山岭就如木桩或橛子使大地稳定。

穆斯林说按地质学山岭之下有“根”,就如木桩插入地底使之稳定。然而“木桩”的原文“awtad”也用来指地上的高大架构,如法老的金字塔(古38:12;89:10)。因此法老被称为“awtad”的主〔Droge: “he of the stakes”;Y. Ali: “He Lord of the stakes” — 看来马坚译之为“有武力的法老”非照字义〕。但无论山岭底下是否有“根”,按地质学常识山岭乃由于地层移动(tectonic shift)引发地震、火山等因素而形成,反而使大地动荡,何来稳定地势?

更大的问题是,按古兰经山岭是阿拉从天上投到地面的木桩:古15:19,“我展开了大地,并把许多山岳安置在大地上〔原文 – Droge: “and cast on it firm mountains”〕......” 古16:15,他在大地上安置许多山岳〔Droge: “And He casts on the earth firm mountains”〕,以免大地动荡......”

经文中的“安置”〔马坚译;Y. Ali: “set thereon / set up” 〕等,原文直译应是“thrown thereon / thrown down / cast down”。古50:7,“我曾展开大地,并将许多山岳“投在”上面〔原文 – Droge: “and cast on it firm mountains〕......” 看来按伊斯兰阿拉乃从天上“投下”山岳像木桩使大地稳定!山岳似乎本非属于大地的一部分;这又是何方地质学啊?!

(3)脴胎学:人的被造与胚胎的成长过程

a. 按古兰经86:5-7,精液乃从脊椎骨与肋骨之间射出:“人应当想一想,他自己是用什么造成的?6他是射出的精液造成的。7那精液是从脊柱和肋骨之间发出的。” 大家都知道精液的出处睾丸并不是在“脊椎骨与肋骨之间”;这是明显错误。

b. 按古兰经,胚胎成长的过程是精液 → 血块 → 粹肉 → 骨头 → 完整的人。古22:5,“众人啊!如果你们对于复活的事还在怀疑之中,那末,我确已创造了你们,先用泥土,继用一小滴精液,继用一块凝血,继用完整的和不完整的肉团,以便我对你们阐明[道理]。我使我所意欲的[胎儿]在子宫里安居一个定期,然后,我使你们出生为婴儿......” 古40:67,“他创造了你们,先用泥土,继用精液,继用血块,然后使你们出生为婴儿......”

古兰经说精液先变成血块后成为人。古75:37-38,“37难道他不曾是被射出精液吗?38然后,他变成血块,而真主加以创造他,使之成为肢体完全的人吗?” 古96:1-2,“1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义而宣读,2他曾用血块创造人。” 古23:12-14,“12我确已用泥土的精华创造人,13然后,我使他变成精液,在坚固的容器中的精液,14然后,我把精液造成血块(a clot • ’alaqatan),然后,我把血块造成肉团,然后,我把肉团造成骨骼,然后,我使肌肉附着在骨骼上,然后我把他造成别的生物......”

且参照古23:12-14的原文英译,Droge: “12 Certainly We created the human from an extract of clay. 13 Then We made him a drop in a secure dwelling place, 14 Then We made a clot [from] the drop, then We made a lump [from] the clot, then We made bones [from] the lump, then We clothed the bones with flesh, [and] then We [re]produced him as another creature...” 显然经文所描述胚胎的成长过程为:精液 → 血块 → 粹肉 → 骨头 → 完整胎儿。但从现代胚胎学角度看,古兰经所描述的胚胎成长过程几乎是错到完,或含糊不清。略述几点于下:

i. 先看古兰经中男人的“精液 • nutfa • semen”:“nutfa”原意指“一点水、水滴”;男人射精像水滴故在古兰经也用来指“精液”,但全不含现代胚胎学所显示的精液之“精子”成分。精液带有精子,但不等同于精子(sperm/seed)。在阿语“精子”可用almaniyu alhayawan almanwi、hayawan manwi、zayt aleanbar或bidhara等名词,但古兰经全没用上。[]

有学者引用古兰经76:2,“我确已用混合的精液创造人......”。原文 – Droge: “Surely We created human being from a drop, a mixture(nutfatin amshaaj)”;Y. Ali: “...a drop of mingled sperm”。伊斯兰学者宣称此经文之“nutfatin amshaaj”指精子与女人卵子的结合。

但这是在胚胎学发达后伊斯兰教士的“事后揣测”(reinterpretation after the fact),因它可指精液与经血或女人下体某种液体的混合。何况古兰经从未提及妇女的“卵子”(buayda / baidat alnisa)。Y. Ali 称此经文的“nutfatin”为“精子”(sperm)显然是出自宗教热心而非客观学术。纵观上述诸论点,从科学角度看,若说古兰经启示了现代胚胎学未免言之过早。

ii. 再看古兰经文中的“血块”〔原文为单数’alaqa;复数’alaq〕传奇。按阿文辞典注解,相关词汇’alaqa意思是“悬挂物”,可指任何悬挂物。它也指某些在水里吸血的小生物,如水蛭。其一般涵义是鲜红的血,或血块。 在古兰经,单数’alaqa共出现 5次,复数’alaq 单在古96:2出现一次;传统上每次都译为“血块”(clot of blood)。在众多涵义中,古兰经科学派乃特选“水蛭”加以想像大作文章,谓它看似悬挂在子宫壁的受精卵吸取母体滋养〔比较水蛭悬挂在人体上吸血〕,从而演化为古兰经先进胚胎学,重头戏是在看似有点相似的外形上大作文章![] 显然两者乃绝不相同的东西。

然而自从古兰经降示的1,300多年来,“穆圣”本身和历世历代伊斯兰学者都接受原文’alaqa 为“血块”;外文古兰经也都这样翻译,从无异议。最重要当看穆氏自己如何讲述:按最权威性的《布哈里圣训》/《穆斯林圣训》,一个人在母胎中的进展乃是头40天为精液,继同样天数为血块(’alaqa),再同样天数为嚼过的肉块;过后天使将前来向他吹气,同时授命写下四件事:贫富、寿命、行为、永世祸福。[] 但按胚胎学,精子在子宫只能生存5~7天,绝非40天。犹如上述,其他相关层面的描述实在也都错到完!

显然在伊斯兰界广为流传的布凯勒古兰经科学主义乃他个人标新立异、哗众取利的牵强附会。因为正如上述,传统上千多年来从未有人像他这样讲法。古兰经文也从未提到男人精子或女人卵子,而他却“飞跃式”地生拉硬扯,把“悬挂体”标榜为插入子宫壁的受精卵!其同路人托尔吉(Torki)讲得更玄。他说“’alaq = links/bonds(接环)= gene codes(基因图谱)”!结果:一团血变成 → 悬挂体 → 受精卵 → 基因图谱 → 现代胚胎学;超级棒!但显然这一切都是“事后揣测”的牵强附会。看来当代伊教护教士也只能在不知所云的所谓“悬挂体”形状上作文章、变把戏。

iii. 接着还有上帝用以造人、看来“眼花缭乱”的原料!到底阿拉用什么原料造人?答案:古兰经3:59,“......他用“尘土”(turabin • dust)创造阿丹......”;古30:20,同样用“尘土”;古11:61,用“地土”(ardh • earth);古15:26,用“黑色的成形的粘土”〔原文 – Droge: from dry clay(干泥),from molded mud(塑模泥浆/粘土);Y. Ali: from salsal / sounding clay / dry clay which produces a sound(一种会发声的干泥),mud moulded into shape(塑模泥浆/粘土)〕

古兰经23:12,用“泥土的精华”〔原文为sulalatin min teenin • an extract of clay〕;古21:30、24:45,用“水” — 阿拉用“水”创造一切。又古兰经96:2,用“血块”;古16:4,用“精液”〔原文英译 – Droge: “a drop”(一滴)〕;古35:11,先用尘土,后精液〔原文英译 – Droge: “dust”, then “a drop” 〕。对照上述经文/译文,单就“泥土”层面就令人看了眼花缭乱,不是吗?再比较圣经创世记2:7,“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另参 创 1:26-27)读来不是更直接简明吗?

iv. 再看古兰经中显然是过时/错误的胚胎发展过程。按照古兰经23:12-14,阿拉用精选的泥土造人;先使他〔或再使他?〕变成〔或形成?〕“精液”(as a drop • nufatan),然后把精液造成“血块”(’alaqa),然后把血块造成“肉团”(a little lump • mudghatan);再然后把肉团造成“骨骼”(bones • ’ithaman,特别指四肢);接着使肌肉(flesh • lahman)附着(clothed • kasawna)在骨骼上,就这样造成了另一个人。注:肉团(mudghatan)指小块(a morsel)可含在嘴里咀嚼的肉。

上述经文描绘的胚胎演变过程酷似主前 2世纪希腊医学家盖伦(Galen)的说法,在穆罕默德年代的叙利亚和埃及一带相当流行。犹太释经书《塔木德》的论点也类似。这观点或许是来自一般性的观察:精液、像血块的脐带等。但胚胎之发展阶段绝无精液变血块再变形像牙齿咬过的肉块;更非由肉块造成骨骼,之后再生肌肉附在骨骼上。其实骨格与肌肉原则上乃同时互动生长,故经文的描述乃完全违背现代胚胎学。

v. 另者,看来阿拉算错了妇女从怀孕至生产的月数。按古兰经2:233,“做母亲的,应当替欲哺满乳期的人,哺乳自己的婴儿两周岁......” 又古31:14,“我曾命人孝敬父母 —— 他母亲弱上加弱地怀着他,他的断乳,是在两年之中。” 但按古兰经46:15,“我曾命人孝敬父母......他受胎和断乳的时期,共计三十个月。” 问题:通常怀孕至胎儿的诞生是九个月,加上一般哺乳婴儿的期限是两年(24个月)。这样婴孩从成胎至断乳时期应当是33个月,但古兰经说共计30个月;莫非阿拉算错?[]

(4)伪地圆论:古兰经明言阿拉“展开/铺平”大地,何来地圆论

古兰经13:3,“他展开大地,并在大地上安置许多山岳和河流......” 古15:19,“我展开了大地,并把许多山岳安置在大地上......” 古50:7,“我曾展开大地,并将许多山岳投在上面......”〔展开/铺张:madadna〕。古20:53,“他为你们以大地为摇篮(mahdan)”〔Y. Ali: “who has made for you the earth like a carpet spread out”;Droge: “and made the earth as a cradle for you”〕。古2:22,“他以大地为你们的席/床(firasha)”〔Y. Ali: “Who made the earth your couch”〕(另参 古51:48;71:19;78:6;79:30;88:20等)。

上述各段经文之阿语用词包括madda、madadnaha、firasha、mahdan、farashnaha、bisata、dahaha、tahaha、sutehat都是指“平/铺平/平面展开”,别无其他涵意,何来地圆之说?有学者引用古79:30-31之“此后,他将地面展开,31他使地面涌出泉水......”,以此辩解说第 30节的“展开/铺平”(dahaha)字眼具鸵鸟蛋椭圆形的涵义。但克里斯甸‧普林斯指出,“dahaha”是指鸵鸟铺平的“窝”,而非指其蛋。他也引经据典阐明古兰经/圣训确实把大地看为平面。[]

又有学者引用古39:5,“......他截夜补昼,截昼补夜;他制服日月,各自运行......” 〔Y. Ali: “He makes the night overlap the day, and the day overlap the night”;Droge: “He wraps the night around the day, and wraps the day around the night”〕。辩论者说这里的用词yukawwer指“包裹”(wraps),可指“包裹成球形”,证明古兰经的地圆论。但问题是经文是说“日夜”把对方“包裹”〔马坚:“截了”;Y. Ali: “overlap”〕,显然是描述“日夜”转化的“现象”,何来的地圆论科学?

另一方面,可从互联网浏览的许多相关资料都显示约于公元前600年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约500年的恩贝多葛(Empedocles)和亚纳萨哥拉斯(Anaxagoras)已提出显示地球乃椭圆形的凭据。还有公元前约三四百年的柏拉图(Plato)、亚里斯多德(Aristotle)和伊拉托斯迪尼(Eratosthenes)等也是,所以不要以为古代人都接受地平论。古埃及人亦有地圆观念。

其实更妙的是约于公元前700年以赛亚书早已宣示:赛40:22,“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虫。”(NIV英译 – “He sits enthroned above the circle of the earth, and its people are like grasshoppers.”)圣经早已在2,700年前明确启示地球“大圈” —— 而以赛亚书比古兰经早了约1,300年![]

若要比较“经典科学”(scriptural science),约著于4,000年前的旧约约伯记26:7说,“神将北极铺在空中,将大地悬在虚空。”(NIV英译 – “He spreads out the northern skies over empty space; he suspends the earth over nothing.”)圣经明说“地球乃是悬挂在虚空/太空”之中。单就以赛亚40:22与这节经文,即足以挑战寻求真理的穆斯林认真研究基督教圣经。古兰经所显示的,不过是些拾人牙慧或含糊错误的观念。

(5)阿拉用水创造一切生物很先进?

古兰经21:30,“......天地原是闭塞的,而我开天辟地,我用水创造一切生物......” 上文已揭露经文中所谓“开天辟地”宇宙大爆炸论的荒谬;接着经文还提述了另一科学论点,即阿拉“用水创造一切生物”。乍看之下,古21:30似乎是把开天辟地与水连在一块。但按相关的科学“揣测”,随着大爆炸产生的不是水,而是极热的颗粒云(molecular clouds)与各元素能量;水和其他生物的产生乃是又过了数十亿年后的事。其他相关经文可参 古兰经25:54,“他就是用精水〔原文为maa’ • 水〕创造人......” 古24:45,“真主用水创造一切动物,其中有用腹部行走的,有用两足行走的......”

相关“水”与衍生一切生物的评议如下:

a. 一般而论,“水”对一切生物的重要性古代世界文明已有所认知。按创世记1:1-2,“起初神创造天地。2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运行”:犹如母鸡孵蛋〕在水面上。” 显然创1:2的下半句蕴涵着“水、上帝的灵、生命”之间的奥秘关系;接着的经文显示过后的一切生命都由此而生。这启示乃远远超过古哲学家以及古兰经所能提示的,不是么?

看来古兰经从未说明阿拉是“如何”用水创造人类和一切生物。至今科学界虽提述好些理论,但也都未能明确回答“如何”的问题。因此穆民的任何“科学证道” 都是揣想、含糊、相对的。当然圣经也未曾“详述”水与生命的技术性关连,但至少展示了极其关键的“神灵”因素。就算原始生物从水滋生,没上帝灵的运行怎会可能?因此若穆斯林认为古兰经在这方面的“启示”超前,当晓得圣经创世记的记录比它早了约2,000年!

b. 其实提述生命与水的密切关系,除了圣经创世记在3,400多年前的启示,且有2,500多年前的首席希腊哲学家泰勒斯(Thales,约620 – 约546)主张万物的基础与终结即是水(water as the principle and end of all things)。亚里斯多德说,按达勒斯,世界的四大元素为水、火、土、空气,而水是终极性原则(ultimate principle)。随达勒斯之后的恩贝多格(Empedocles)和柏拉图等都接受这四大元素,也都认同水的基要性。[] 这些知识也曾流传于叙利亚一带。

另约于公元前500年的中国春秋年代,《管子‧水地篇》曾经揣摩所谓“太一生水”的宇宙生成论:其第一步是“太一”生出“水”,然后由水反辅太一成天,再由天来反辅太一以成地;继后依次出现的是神明、阴阳、四时等万物。整个过程都与水有密切关连。[]另按中国自古就流行的五行论 — 金、木、水、火、土,“水”本来就是万物源生的关键元素之一。看来有关水对生命的重要性古人都有所知,无需古兰“超前科学”的启示!

(6)毛里斯‧布凯勒和托尔吉等的其他论述

古兰经科学派也引述有关雨水功能与循环的经文。常被提述的古兰经文50:9-11、35:9、30:48、7:57、45:5所描绘的空中云层降雨滋润大地者,乃是连孩子都懂得的普通常识。古78:12-16是他们常引以为傲的经文:“我曾在你们上面建造了七层坚固的天,13我创造一盏明灯〔指太阳〕,14我从含水的云里,降下滂沱大雨,15以便我借它而生出百谷和草木,16以及茂密的园圃。” 其实看不出这段经文有何新义!他们假设第13节提到“一盏明灯/太阳”,因此必含“水蒸气”;但经文全没提到“水蒸气”,也没提到太阳与“含水的云”之间的物理学关系?那不过是一厢情愿读进去的“启示”!

接着看看有关波浪与水道(waves/currents)的认知:古兰经24:40描绘的是一层层波浪〔Y. Ali: “billow topped by billow”;Droge: “a wave covers him, above which is [another] wave”〕。经文显然只提“波浪”(waves),没所谓的“水道”(currents);那又是自我的“添加剂”!至于海里咸水和淡水的分隔(古55:19-21;25:53),对航海或住沿海的居民也是种常识。说实在的,古兰经中的许多“科学神迹”细察之下都可看出其平常、强解、含糊、揣测或捏造等的破绽与不足!

其实稍为用心考查,将可觉察古兰经中含有更多违反科学与常理的经文,例如按古16:66,“......我使你们得饮那从牲畜腹内的粪和血之间提出的又纯洁又可口的乳汁。” 经文启示“乳汁”是从牛腹里粪与血之间提炼出来的;这到底又是什么科学啊!

又按古兰经25:45,“难道你没有看见你的主怎样伸展阴影吗?假若他意欲,他必定使阴影成为静止的。我以太阳为其标志〔Y. Ali: “Then do we make the sun its guide”;Droge: “Then We made the sun a guide for it” 〕……” 经文的意思是说太阳影子的长短乃由太阳决定。但这是个一般人都懂的普通知识啊!若真要展示古兰经的科学先知,应该是说“我以地球[的自转]为其标志”才对!

原则上若非把古兰经当科学典籍并借之以误导无知,上述以一般性/表面观察为导向的说辞无可厚非。圣经中也有好多类似例子,如 “太阳升起、太阳降下”或“地的四方”(赛11:12;启7:1,20:7等),不能说是错误。问题是“古兰经科学派”不单引用无实质的“伪科学”大事宣传古兰经的科学神奇伟大,同时趁机无理批判圣经的不是。

从普林斯在《深入古兰经与科学》(Qur’an and Science in Depth)中的叙述,可见古兰经伪科学派如何把古51:47的“大能”(mus’uon)说成是膨胀的宇宙;把古34:3的“微尘/蚂蚁”(zarah)说成是“原子颗粒”;把古6:95“谷粒”(al-habb)和“果核”(an-nawa)的绽开说成是核能的分裂;又说古34:12的“熔铜如泉水涌出”具有使用电力的启迪;说古96:15-16犯罪者的“额发”〔forelock,即额头头发〕展现脑前额皮层(pre-frontal cortex)的意志功能等,借而夸称古兰经含有最先进科学启示,证明它是上主的话。但有识之士当之为一厢情愿的胡扯!〔注:Christian Prince全书批判更多相关的“科学神迹” 。〕

补充说明:曾为古兰经科学大事吹捧的布凯勒和穆尔都未曾改信伊斯兰教。[] 穆尔曾表示他不识阿拉伯文,其评论都是凭穆斯林给他的资讯。美国休斯顿贝勒(Baylor)医学院的妇产科主任Joe L. Simpson也曾发言支持古兰经科学,但过后承认曾讲了些听来是愚笨、令人难堪的话(“made some statements that sound silly and embarrassing…”);但至今犹有穆斯林在引用他那些“听来是愚笨、令人难堪的话”。[]

需要的话,基督宗教可提供“无数”为圣经的科学性/可靠性辩护的著作/论述,而且都建立于扎实科研与明确释经的基础。可惜穆斯林从小即被抗拒福音/圣经的敌基督意识洗脑捆锁,以致一般上都藐视圣经,更遑论主动研究基督宗教的辩正立场以从中受惠。祈盼在这网络方便世代,穆斯林能怀饥渴慕义的心态寻求知己知彼,认识圣经真理。

当代一些为圣经的可靠性进行“理性/科学辩道”学者有Norman Geisler、John C. Lennox, Alvin C. Plantinga、Lee Strobel、Francis Collins、Duan Gish、Henry Morris、Hugh Ross、James R. White、Gary Habermas、Ravi Zacharias、Josh McDowell、William Campbell、E.K. Victor Pearce、Michael Guillen等;还有许多参与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Creation Museum等机构的专家学者。即或面对世俗科学主义者的批判挤压,他们的论述都有扎实科研基础。

以经比经,汉语书刊方面安撒灵的《伊斯兰,基督教,真理》含有不少展示古兰经内容的资料,涵盖其启示、搜集、编订、自称、内容的内部冲突、与圣经的抵触、与外在事物的冲突等资讯,甚值参阅。[] 经深入研究比较,笔者确定无论从基督信仰立场,或从客观理性知识立场,皆无任何凭据信服古兰经为终极性天启圣典!

谈科学,讲学问;有学有问才有学问。谈宗教也一样。但对穆斯林而言,“问”可以是个敏感课题,不小心可能被打,甚至失去救恩!古5:101-102,“101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询问若干事物;那些事物,若为你们而被显示,会使你们烦恼。当《古兰经》正在逐渐降示的时候,如果你们询问,那末,那些事物会为你们而被显示……102在你们之前,有一些民众,曾询问过此类问题,嗣后,他们因此而变成不信道的人。” 伊教学者说经文禁止的是指“无谓的询问”,但那会“使你们烦恼”的问题不会是“无谓”的吧?

按伊本‧凯西尔:“穆斯林所触犯的最大罪恶就是询问一件还没定为非法的事物,后来这件事因为他的询问而被定为非法的。” 安拉的使者在一节明确的圣训中说:“你们不要对我提到我没有向你们提及的事情,先民遭受毁灭的原因就是问题太多,或反对先知。”  显然在伊斯兰问题太多也可能召来毁灭![]

教长古图比(Imam al-Qurtubi)在他的解经书《古兰经教法之概要》(Jame’ Ahkam al-Qur’an)写道:某次有个名叫苏比戈(Subig bin ’Asal)者前来麦地那询问有关古兰经的寓义释经课题,被公认为最贤明公正的大教长欧麦尔知道了,把他叫来,使用一束棕榈树枝鞭打得他头破血流,直到他呼求停手,说头颅中的问题已经消失了才被放过![] 就是这种惧怕多问会导致非议、犯罪和受罚的心态,致使穆斯林在科学上落后,在宗教上更是封闭排外,盲目屈服于群体与传统的霸权与淫威之下。



<p>第十九章</p><p>对“天启”古兰经的质疑与批判(二)</p><p>伊斯兰宣称古兰经的每一章节都是阿拉直接从天上赐下给先知穆罕默德的启示,谓其所有内容都是绝对真理、一切表达都精美绝伦。但许多不同宗教与意识形态专家学者对这论调加以质疑!至于穆斯林则只能对它歌功颂德;若敢于质疑必被严惩,甚至丧命!</p>
<p>住在穆斯林地区的非穆斯林同样不能也不敢轻易表态,恐怕带来祸害。至于住在自由世界的相关学者,很多时候也为了“政治正确”或个人利害关系而避重就轻评议,或随声附和穆斯林论点。笔者乃根据基督信仰立场,经诸多研究探讨后从不同角度质疑穆斯林所坚持古兰经的“天启”根源与神圣本质。</p>
<p>古兰经内容所显示/引发的重重问题实在是令人对其“天启”本质大加质疑。前一章第十八章论述了质疑古兰经“天启”本质共八点的批判;本章聚焦在第九点,乃针对所谓“古兰经科学”的批判。接着的第二十章另有其他三点论述,前后共为十二点。</p>
<p>(九)经典中明显违背科学/常识的经文不会是“天启”</p><p>宗教经典与科学论述在内容与形式上根本是两回事,不宜拿来比较。例如宗教经典可作诗情画意、隐喻、寓言、传奇等描述,但科学论述有其特殊领域的专用词、语言符号与规格,因此不宜从科学角度批判宗教经典。另一方面,宗教经典也不宜以科学论证自居。但当今有好些穆斯林护教士高举古兰经为蕴藏各种“科学玄机”(ijaz • 神迹)之经典,以此“证明”它是上帝“天启”圣典,同时批判圣经乃违反科学、落伍。</p>
<p>然而穆斯林所标榜的显然是古兰经“伪科学”(Pseudo-science),可称之为“古兰经布凯勒主义”(Qur’anic Bucailleism)。毛里斯‧布凯勒(Maurice Bucaille)是个法国医生,曾于1973任沙特阿拉伯王族御医,也曾任埃及萨达(Sadat)总统家庭医师。他于1976出版法语的《圣经、古兰经、科学》(The Bible, the Qur’an and Science),肆意攻击圣经的可靠性,同时宣称古兰经乃为最可靠、最合科学的天书,内含好多“科学玄机”加以印证。他为此名利兼收不在话下。此书以不同形式翻译为数十种外国语言。加拿大的医学教授基斯‧穆尔(Keith Moore)等也受布凯勒误导跟着称颂古兰经的“先进”科学。</p>
<p>上世纪 70年代之前穆斯林甚少引用科学以印证古兰经。当年布凯勒的著作在伊斯兰界激发起“古兰经科学论”热潮。沙特政府甚至设立了国际古兰经与圣训科学凭据委员会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Scientific Signs in the Qur’an and the Sunnah)在各国宣扬古兰经科学。除了布凯勒,哈伦‧耶哈雅(Harun Yahya,原名Adnan Octar;创miraclesofthequran.com)、查基尔‧纳益(Zakir Naik;创Al-Quran &amp; Modern Science网站、Peace TV)等在这领域也相当知名。</p>
<p>在批判古兰经科学方面,除了坎贝尔(William Campbell)、伍大卫(David Wood)、盛萨文(Sam Shamoun)、克里司甸‧普林斯(Christian Prince)等,还有发表文章于网站如<a href="http://www.answering-islam.org">answeringislam.org</a>、<a href="http://www.islam-watch.org">islam-watch.org</a> 和wikiislam.net等的一些其他学者。篇幅所限,本文仅引用数则“先进古兰经科学”作点评,以揭露其中许多捏造、曲解、揣测、不合科学的所谓经文论据。批判学者当具备扎实的科学和古兰经与圣训见识。</p>
<p>(1)宇宙论:天地的创造与天文学</p><p>a. 古兰经启示宇宙起源于“大爆炸”〔?〕古兰经科学派护教士夸称古兰经21:30预告了宇宙大爆炸论,“......天地原是闭塞的,而我开天辟地......”〔英译 – Y. Ali: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ere joined together – as one unit of creation – before we clove them asunder...”; A.J. Droge: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ere once a solid mass, and We split the two of them apart...”〕[]</p>
<p>其实把“大爆炸论”套用在古21:30是一种“事后揣测”的套用。探讨20世纪之前伊斯兰教士的相关注释当甚为有趣。按圣经创世记1:1,“起初,上帝创造天地。” 看来就在这第一节天地已被造存在,接着的第二节开始乃启示关乎地球与太阳系之间的关系,以及万物如何造于以人为中心的地球上。至于上帝是否藉着什么“大爆炸”创造原始天地乃不得而知〔“大爆炸”至今仍只是个较为流行科研理论〕。除了圣经启示,古代的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埃及、希腊、印度、中国等文明都有些原始开天辟地故事。</p>
<p>例如,按约公元前2,000年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里亚(Sumerian)创造史诗《吉尔伽美什与阴曹地府》(Gilgamesh and the Netherworld),在远古天和地是连接一块的,过后才劈开;接着是人的被造。[] 古印度《梨俱吠陀经》(Rig Veda)和《奥义书》(Upanishads)描述有个原始的宇宙蛋(Brahmanda),称之为“金质胚胎/母胎”(Hiranyagarbha • golden fetus / golden womb),在空虚中漂游后裂为两半,一边称之为天(Dyaus),另一边称之为地(Prithvi)。[]</p>
<p>按远古中国的创世故事,有一巨人叫盘古,在混沌之中睡了一万八千年。有一天突然睡醒,见周围一片漆黑,抡起大斧猛劈过去,只听一声巨响,混沌一片的东西渐渐的分开了。轻而清的东西缓缓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的慢慢下降成为地。不单如此,从盘古身上还演化出万物。[]</p>
<p>实际上,古21:30经文“天地原是闭塞的”中的“闭塞”用词原文“ratq”指“缝织/联合一块”(sewn/joined together)。[] 意思说天地原本乃是缝织/联合一块,而所谓的“开天辟地”乃是指阿拉把它们扯开或分开(fataqa • unstiched/separate)。从这角度看,阿拉在此并非“创造”天地而是“分开”天地,而“大爆炸”涵盖的是整个宇宙的起源;看不到科学大爆炸论啊!</p>
<p>但若以经解经:阿拉是如何分开天和地呢?按古兰经,祂乃把它以无形的柱子“建立/抬举”起来(raised up;参 古13:2)。看来科学护教士说古21:30的“扯开/分开”乃预告宇宙“大爆炸论”只是个妙想天开而毫无科学根据的揣想。更何况按照古兰经的启示,阿拉是在创造了天地之后才造群星(参 古41:9-12),而这观念与“大爆炸论”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p>
<p>b. 古兰经搞不清阿拉用几多日创造天地。有些经文说阿拉用六日创造天地,但有的显示是八日。六日论经文:古10:3,“3你们的主确是真主,他曾在六日内创造了天地,然后升上宝座,处理万事......” 古7:54,“你们的主确是真主,他在六日内创造了天地,然后,升上宝座,他使黑夜追求白昼,而遮蔽它......”(另参 古11:7)</p>
<p>八日论经文:古41:9-12,“你说:‘你们真不信在两日内创造大地者......那是全世界的主。’ 10他在大地上创造许多山岳,他降福于大地,并预定大地上众生的食物,那些事,在整整的四天就完成了......11然后,他志于造天,那时,天还是蒸气。他对天说:‘你们俩顺服地,或勉强地来吧!’ 它俩说:‘我们俩顺服地来了。’ 12他在两日内创造了七层天,他以他的命令启示各天的居民,他以众星点缀最低的天,并加以保护。”</p>
<p>上述马坚汉译的古41:11-12经文内容有些混淆,按原文英译 – Droge: “Then He mounted [upward] to the sky, while it was [still] smoke, and said to it and to the earth, ‘Come, both of you, willingly or unwillingly!’ They both said, ‘We come willingly.’ He finished them [as] seven heavens in two days, and inspired each heaven [with] its affairs. And We adorned the sky of this world with lamps, and [made them] a protection...”</p>
<p>前两段经文清楚表明上帝用六日创造天地,符合圣经创世记的记载。但第三段经文则显示上帝共用了八日才完成天地的创造,即两天造地,四天造地上的山岳和动植物,最后两天造了七层天。到底上帝是用了六日或八日创造天地?穆斯林学者说古41:10节的四天也包括第9节的两天,但没提供任何凭据以支持此诠释。另者,按权威性的《穆斯林圣训》(vol. 4:1250),阿拉是在星期六开始创造,在接着的星期五完工,前后加起来共有七日。但对接受“大爆炸论”者,古兰经创造论的六日、八日,或圣训中的七日全都糊了,因按该理论地球的演化乃需经好几亿年!或许阿拉也搞糊涂了![]</p>
<p>c. 古兰经也搞不清是先创造天呢,或先创造地?按古2:29是先创造地:“他已为你们创造了大地上的一切事物,复经营诸天,完成了七层天......”(另参 古41:9-12);按古79:27-31是先创造天:“27......他曾建造了天,28他升起它的高度,而成全它的形体,29他使它的夜间黑暗,并显出它的光明。30此后,他将地面展开,31他使地面涌出泉水来,生出植物来。” 创造天地前后的次序显然矛盾!</p>
<p>d. 古41:11-12,“然后,他志于造天,那时,天还是蒸气〔烟〕……12他在两日内创造了七层天”。阿拉如何从“dukhan • smoke • 烟”〔参 Droge / Y. Ali;马坚译之为“蒸汽”(vapour)不准确,因“烟”通常含有蒸汽,另加上其他气体与颗粒〕创造出七层天?按创世记1:6,上帝在第二天创造空气,空气之下的水是“海”,空气之上的水是“天”〔指“天空”而非什么“七层天”〕,基本上都是氢氧化合物(H2O)。圣经启示不是比古兰的 “烟”更科学吗?有护教士说那“烟”指宇宙大爆炸产生的“热烟”;若是如此,阿拉怎么在创造大地后才从大爆炸的“热烟”创造“七层天”呢?又是什么“七层天”?[]</p>
<p>e. 其实古兰经的“七层天”(samawat)乃传袭自古代两河流域、埃及、希腊、叙利亚、印度等的天文/宗教观念,毫无新意。它乃与古代天文可观察的行星/卫星轨迹关连:古23:17,“我在你们的上面确已造了七条轨道(tracts/orbits)......”;看来古兰经乃照单全收。但按现代天文学知识〔八大行星加上卫星月亮等绕着恒星太阳旋转〕,上述观念显然有差错。然而圣经却不受这古旧观念影响;它呈献的乃是更为合理的“三重天” — 天空、太空、上帝宝座(林后12:2),即所谓“天和天上的天”(申10:14)。</p>
<p>f. 古兰经不单传承了古旧落伍的“七层物理天”观念,更进一步把它跟伊教的“七层天园”挂钩,谓每一层天乃由不同东西铸成 — 如水、金、银、铜、铁、珍珠、光等,也都各住有不同先知、使者。按照圣训,先知穆罕默德“夜游/升天”时曾见亚当在第一层天,耶稣/施洗约翰在第二层,约瑟在第三层;接着是以诺、亚伦、摩西照排,而亚伯拉罕是在最高的第七层。再上便是天园与阿拉宝座。难道这类故事也属古兰经天文神迹?</p>
<p>g. 古兰经的另一个错误是把太阳、月亮和众星宿安置在“七层物理天”的最低/最近处。但按现代天文学,可观察到的星宿乃是在距离地球数亿光年之天外天,而不是在最低处。古兰经67:3-5,“3他创造了七层天......5我确已以“众星”〔原文为“masabih • lamps • 灯”〕点缀最近的,并以众星供恶魔们猜测。” 汉语古67:5的最后那句话“并以众星供恶魔们猜测”是马坚的错误翻译!</p>
<p>按原文该句“并以众星供恶魔们猜测”的正确翻译应当是“并以它们为射撒但的火箭” 〔Droge: “and made them missiles for the satans”;Y. Ali: “We have made such [lamps as] missiles to drive away the evil ones”〕。其实古兰经37:6-10也说,“6我确已用文采即繁星点缀最近的天,7我对一切叛逆的恶魔保护它,8他们不得窃听上界的众天神,他们自各方被射击,9被驱逐......10但窃听一次的,灿烂的流星就追赶上他。” 古兰竟然以星宿/流星为驱逐撒但的火箭,以防备撒但窃听天上阿拉的话 —— 看来天经果然启示了最先进科学及最尖端太空武器!!(另参 古55:33-35;古72:8-9)</p>
<p>(2)地质学:山岭的形成与功能</p><p>按古兰经,阿拉创造山岭乃为稳定大地。古兰经16:15,“他在大地上安置许多山岳〔原文 – Droge: “And He casts on earth mountains” 〕,以免大地动荡,而你们不得安居......” 古21:31,“我在大地上创造了群山,以免大地动荡而他们不安......” 古78:6-7,“6难道我没有使大地如摇篮(bed),7使山峦如木桩吗?”〔原文 – Droge: “and the mountains as stakes;Y. Ali: “and the mountains as pegs” 〕对照相关经文,其意思显然是:犹如插入土地的木桩或橛子使搭起的帐篷稳定,同样阿拉从天上“抛下”众山岭就如木桩或橛子使大地稳定。</p>
<p>穆斯林说按地质学山岭之下有“根”,就如木桩插入地底使之稳定。然而“木桩”的原文“awtad”也用来指地上的高大架构,如法老的金字塔(古38:12;89:10)。因此法老被称为“awtad”的主〔Droge: “he of the stakes”;Y. Ali: “He Lord of the stakes” — 看来马坚译之为“有武力的法老”非照字义〕。但无论山岭底下是否有“根”,按地质学常识山岭乃由于地层移动(tectonic shift)引发地震、火山等因素而形成,反而使大地动荡,何来稳定地势?</p>
<p>更大的问题是,按古兰经山岭是阿拉从天上投到地面的木桩:古15:19,“我展开了大地,并把许多山岳安置在大地上〔原文 – Droge: “and cast on it firm mountains”〕......” 古16:15,他在大地上安置许多山岳〔Droge: “And He casts on the earth firm mountains”〕,以免大地动荡......”</p>
<p>经文中的“安置”〔马坚译;Y. Ali: “set thereon / set up” 〕等,原文直译应是“thrown thereon / thrown down / cast down”。古50:7,“我曾展开大地,并将许多山岳“投在”上面〔原文 – Droge: “and cast on it firm mountains〕......” 看来按伊斯兰阿拉乃从天上“投下”山岳像木桩使大地稳定!山岳似乎本非属于大地的一部分;这又是何方地质学啊?!</p>
<p>(3)脴胎学:人的被造与胚胎的成长过程</p><p>a. 按古兰经86:5-7,精液乃从脊椎骨与肋骨之间射出:“人应当想一想,他自己是用什么造成的?6他是射出的精液造成的。7那精液是从脊柱和肋骨之间发出的。” 大家都知道精液的出处睾丸并不是在“脊椎骨与肋骨之间”;这是明显错误。</p>
<p>b. 按古兰经,胚胎成长的过程是精液 → 血块 → 粹肉 → 骨头 → 完整的人。古22:5,“众人啊!如果你们对于复活的事还在怀疑之中,那末,我确已创造了你们,先用泥土,继用一小滴精液,继用一块凝血,继用完整的和不完整的肉团,以便我对你们阐明[道理]。我使我所意欲的[胎儿]在子宫里安居一个定期,然后,我使你们出生为婴儿......” 古40:67,“他创造了你们,先用泥土,继用精液,继用血块,然后使你们出生为婴儿......”</p>
<p>古兰经说精液先变成血块后成为人。古75:37-38,“37难道他不曾是被射出精液吗?38然后,他变成血块,而真主加以创造他,使之成为肢体完全的人吗?” 古96:1-2,“1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义而宣读,2他曾用血块创造人。” 古23:12-14,“12我确已用泥土的精华创造人,13然后,我使他变成精液,在坚固的容器中的精液,14然后,我把精液造成血块(a clot • ’alaqatan),然后,我把血块造成肉团,然后,我把肉团造成骨骼,然后,我使肌肉附着在骨骼上,然后我把他造成别的生物......”</p>
<p>且参照古23:12-14的原文英译,Droge: “12 Certainly We created the human from an extract of clay. 13 Then We made him a drop in a secure dwelling place, 14 Then We made a clot [from] the drop, then We made a lump [from] the clot, then We made bones [from] the lump, then We clothed the bones with flesh, [and] then We [re]produced him as another creature...” 显然经文所描述胚胎的成长过程为:精液 → 血块 → 粹肉 → 骨头 → 完整胎儿。但从现代胚胎学角度看,古兰经所描述的胚胎成长过程几乎是错到完,或含糊不清。略述几点于下:</p>
<p>i. 先看古兰经中男人的“精液 • nutfa • semen”:“nutfa”原意指“一点水、水滴”;男人射精像水滴故在古兰经也用来指“精液”,但全不含现代胚胎学所显示的精液之“精子”成分。精液带有精子,但不等同于精子(sperm/seed)。在阿语“精子”可用almaniyu alhayawan almanwi、hayawan manwi、zayt aleanbar或bidhara等名词,但古兰经全没用上。[]</p>
<p>有学者引用古兰经76:2,“我确已用混合的精液创造人......”。原文 – Droge: “Surely We created human being from a drop, a mixture(nutfatin amshaaj)”;Y. Ali: “...a drop of mingled sperm”。伊斯兰学者宣称此经文之“nutfatin amshaaj”指精子与女人卵子的结合。</p>
<p>但这是在胚胎学发达后伊斯兰教士的“事后揣测”(reinterpretation after the fact),因它可指精液与经血或女人下体某种液体的混合。何况古兰经从未提及妇女的“卵子”(buayda / baidat alnisa)。Y. Ali 称此经文的“nutfatin”为“精子”(sperm)显然是出自宗教热心而非客观学术。纵观上述诸论点,从科学角度看,若说古兰经启示了现代胚胎学未免言之过早。</p>
<p>ii. 再看古兰经文中的“血块”〔原文为单数’alaqa;复数’alaq〕传奇。按阿文辞典注解,相关词汇’alaqa意思是“悬挂物”,可指任何悬挂物。它也指某些在水里吸血的小生物,如水蛭。其一般涵义是鲜红的血,或血块。 在古兰经,单数’alaqa共出现 5次,复数’alaq 单在古96:2出现一次;传统上每次都译为“血块”(clot of blood)。在众多涵义中,古兰经科学派乃特选“水蛭”加以想像大作文章,谓它看似悬挂在子宫壁的受精卵吸取母体滋养〔比较水蛭悬挂在人体上吸血〕,从而演化为古兰经先进胚胎学,重头戏是在看似有点相似的外形上大作文章![] 显然两者乃绝不相同的东西。</p>
<p>然而自从古兰经降示的1,300多年来,“穆圣”本身和历世历代伊斯兰学者都接受原文’alaqa 为“血块”;外文古兰经也都这样翻译,从无异议。最重要当看穆氏自己如何讲述:按最权威性的《布哈里圣训》/《穆斯林圣训》,一个人在母胎中的进展乃是头40天为精液,继同样天数为血块(’alaqa),再同样天数为嚼过的肉块;过后天使将前来向他吹气,同时授命写下四件事:贫富、寿命、行为、永世祸福。[] 但按胚胎学,精子在子宫只能生存5~7天,绝非40天。犹如上述,其他相关层面的描述实在也都错到完!</p>
<p>显然在伊斯兰界广为流传的布凯勒古兰经科学主义乃他个人标新立异、哗众取利的牵强附会。因为正如上述,传统上千多年来从未有人像他这样讲法。古兰经文也从未提到男人精子或女人卵子,而他却“飞跃式”地生拉硬扯,把“悬挂体”标榜为插入子宫壁的受精卵!其同路人托尔吉(Torki)讲得更玄。他说“’alaq = links/bonds(接环)= gene codes(基因图谱)”!结果:一团血变成 → 悬挂体 → 受精卵 → 基因图谱 → 现代胚胎学;超级棒!但显然这一切都是“事后揣测”的牵强附会。看来当代伊教护教士也只能在不知所云的所谓“悬挂体”形状上作文章、变把戏。</p>
<p>iii. 接着还有上帝用以造人、看来“眼花缭乱”的原料!到底阿拉用什么原料造人?答案:古兰经3:59,“......他用“尘土”(turabin • dust)创造阿丹......”;古30:20,同样用“尘土”;古11:61,用“地土”(ardh • earth);古15:26,用“黑色的成形的粘土”〔原文 – Droge: from dry clay(干泥),from molded mud(塑模泥浆/粘土);Y. Ali: from salsal / sounding clay / dry clay which produces a sound(一种会发声的干泥),mud moulded into shape(塑模泥浆/粘土)〕</p>
<p>古兰经23:12,用“泥土的精华”〔原文为sulalatin min teenin • an extract of clay〕;古21:30、24:45,用“水” — 阿拉用“水”创造一切。又古兰经96:2,用“血块”;古16:4,用“精液”〔原文英译 – Droge: “a drop”(一滴)〕;古35:11,先用尘土,后精液〔原文英译 – Droge: “dust”, then “a drop” 〕。对照上述经文/译文,单就“泥土”层面就令人看了眼花缭乱,不是吗?再比较圣经创世记2:7,“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另参 创 1:26-27)读来不是更直接简明吗?</p>
<p>iv. 再看古兰经中显然是过时/错误的胚胎发展过程。按照古兰经23:12-14,阿拉用精选的泥土造人;先使他〔或再使他?〕变成〔或形成?〕“精液”(as a drop • nufatan),然后把精液造成“血块”(’alaqa),然后把血块造成“肉团”(a little lump • mudghatan);再然后把肉团造成“骨骼”(bones • ’ithaman,特别指四肢);接着使肌肉(flesh • lahman)附着(clothed • kasawna)在骨骼上,就这样造成了另一个人。注:肉团(mudghatan)指小块(a morsel)可含在嘴里咀嚼的肉。</p>
<p>上述经文描绘的胚胎演变过程酷似主前 2世纪希腊医学家盖伦(Galen)的说法,在穆罕默德年代的叙利亚和埃及一带相当流行。犹太释经书《塔木德》的论点也类似。这观点或许是来自一般性的观察:精液、像血块的脐带等。但胚胎之发展阶段绝无精液变血块再变形像牙齿咬过的肉块;更非由肉块造成骨骼,之后再生肌肉附在骨骼上。其实骨格与肌肉原则上乃同时互动生长,故经文的描述乃完全违背现代胚胎学。</p>
<p>v. 另者,看来阿拉算错了妇女从怀孕至生产的月数。按古兰经2:233,“做母亲的,应当替欲哺满乳期的人,哺乳自己的婴儿两周岁......” 又古31:14,“我曾命人孝敬父母 —— 他母亲弱上加弱地怀着他,他的断乳,是在两年之中。” 但按古兰经46:15,“我曾命人孝敬父母......他受胎和断乳的时期,共计三十个月。” 问题:通常怀孕至胎儿的诞生是九个月,加上一般哺乳婴儿的期限是两年(24个月)。这样婴孩从成胎至断乳时期应当是33个月,但古兰经说共计30个月;莫非阿拉算错?[]</p>
<p>(4)伪地圆论:古兰经明言阿拉“展开/铺平”大地,何来地圆论</p><p>古兰经13:3,“他展开大地,并在大地上安置许多山岳和河流......” 古15:19,“我展开了大地,并把许多山岳安置在大地上......” 古50:7,“我曾展开大地,并将许多山岳投在上面......”〔展开/铺张:madadna〕。古20:53,“他为你们以大地为摇篮(mahdan)”〔Y. Ali: “who has made for you the earth like a carpet spread out”;Droge: “and made the earth as a cradle for you”〕。古2:22,“他以大地为你们的席/床(firasha)”〔Y. Ali: “Who made the earth your couch”〕(另参 古51:48;71:19;78:6;79:30;88:20等)。</p>
<p>上述各段经文之阿语用词包括madda、madadnaha、firasha、mahdan、farashnaha、bisata、dahaha、tahaha、sutehat都是指“平/铺平/平面展开”,别无其他涵意,何来地圆之说?有学者引用古79:30-31之“此后,他将地面展开,31他使地面涌出泉水......”,以此辩解说第 30节的“展开/铺平”(dahaha)字眼具鸵鸟蛋椭圆形的涵义。但克里斯甸‧普林斯指出,“dahaha”是指鸵鸟铺平的“窝”,而非指其蛋。他也引经据典阐明古兰经/圣训确实把大地看为平面。[]</p>
<p>又有学者引用古39:5,“......他截夜补昼,截昼补夜;他制服日月,各自运行......” 〔Y. Ali: “He makes the night overlap the day, and the day overlap the night”;Droge: “He wraps the night around the day, and wraps the day around the night”〕。辩论者说这里的用词yukawwer指“包裹”(wraps),可指“包裹成球形”,证明古兰经的地圆论。但问题是经文是说“日夜”把对方“包裹”〔马坚:“截了”;Y. Ali: “overlap”〕,显然是描述“日夜”转化的“现象”,何来的地圆论科学?</p>
<p>另一方面,可从互联网浏览的许多相关资料都显示约于公元前600年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约500年的恩贝多葛(Empedocles)和亚纳萨哥拉斯(Anaxagoras)已提出显示地球乃椭圆形的凭据。还有公元前约三四百年的柏拉图(Plato)、亚里斯多德(Aristotle)和伊拉托斯迪尼(Eratosthenes)等也是,所以不要以为古代人都接受地平论。古埃及人亦有地圆观念。</p>
<p>其实更妙的是约于公元前700年以赛亚书早已宣示:赛40:22,“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虫。”(NIV英译 – “He sits enthroned above the circle of the earth, and its people are like grasshoppers.”)圣经早已在2,700年前明确启示地球“大圈” —— 而以赛亚书比古兰经早了约1,300年![]</p>
<p>若要比较“经典科学”(scriptural science),约著于4,000年前的旧约约伯记26:7说,“神将北极铺在空中,将大地悬在虚空。”(NIV英译 – “He spreads out the northern skies over empty space; he suspends the earth over nothing.”)圣经明说“地球乃是悬挂在虚空/太空”之中。单就以赛亚40:22与这节经文,即足以挑战寻求真理的穆斯林认真研究基督教圣经。古兰经所显示的,不过是些拾人牙慧或含糊错误的观念。</p>
<p>(5)阿拉用水创造一切生物很先进?</p><p>古兰经21:30,“......天地原是闭塞的,而我开天辟地,我用水创造一切生物......” 上文已揭露经文中所谓“开天辟地”宇宙大爆炸论的荒谬;接着经文还提述了另一科学论点,即阿拉“用水创造一切生物”。乍看之下,古21:30似乎是把开天辟地与水连在一块。但按相关的科学“揣测”,随着大爆炸产生的不是水,而是极热的颗粒云(molecular clouds)与各元素能量;水和其他生物的产生乃是又过了数十亿年后的事。其他相关经文可参 古兰经25:54,“他就是用精水〔原文为maa’ • 水〕创造人......” 古24:45,“真主用水创造一切动物,其中有用腹部行走的,有用两足行走的......”</p>
<p>相关“水”与衍生一切生物的评议如下:</p><p>a. 一般而论,“水”对一切生物的重要性古代世界文明已有所认知。按创世记1:1-2,“起初神创造天地。2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运行”:犹如母鸡孵蛋〕在水面上。” 显然创1:2的下半句蕴涵着“水、上帝的灵、生命”之间的奥秘关系;接着的经文显示过后的一切生命都由此而生。这启示乃远远超过古哲学家以及古兰经所能提示的,不是么?</p>
<p>看来古兰经从未说明阿拉是“如何”用水创造人类和一切生物。至今科学界虽提述好些理论,但也都未能明确回答“如何”的问题。因此穆民的任何“科学证道” 都是揣想、含糊、相对的。当然圣经也未曾“详述”水与生命的技术性关连,但至少展示了极其关键的“神灵”因素。就算原始生物从水滋生,没上帝灵的运行怎会可能?因此若穆斯林认为古兰经在这方面的“启示”超前,当晓得圣经创世记的记录比它早了约2,000年!</p>
<p>b. 其实提述生命与水的密切关系,除了圣经创世记在3,400多年前的启示,且有2,500多年前的首席希腊哲学家泰勒斯(Thales,约620 – 约546)主张万物的基础与终结即是水(water as the principle and end of all things)。亚里斯多德说,按达勒斯,世界的四大元素为水、火、土、空气,而水是终极性原则(ultimate principle)。随达勒斯之后的恩贝多格(Empedocles)和柏拉图等都接受这四大元素,也都认同水的基要性。[] 这些知识也曾流传于叙利亚一带。</p>
<p>另约于公元前500年的中国春秋年代,《管子‧水地篇》曾经揣摩所谓“太一生水”的宇宙生成论:其第一步是“太一”生出“水”,然后由水反辅太一成天,再由天来反辅太一以成地;继后依次出现的是神明、阴阳、四时等万物。整个过程都与水有密切关连。[]另按中国自古就流行的五行论 — 金、木、水、火、土,“水”本来就是万物源生的关键元素之一。看来有关水对生命的重要性古人都有所知,无需古兰“超前科学”的启示!</p>
<p>(6)毛里斯‧布凯勒和托尔吉等的其他论述</p><p>古兰经科学派也引述有关雨水功能与循环的经文。常被提述的古兰经文50:9-11、35:9、30:48、7:57、45:5所描绘的空中云层降雨滋润大地者,乃是连孩子都懂得的普通常识。古78:12-16是他们常引以为傲的经文:“我曾在你们上面建造了七层坚固的天,13我创造一盏明灯〔指太阳〕,14我从含水的云里,降下滂沱大雨,15以便我借它而生出百谷和草木,16以及茂密的园圃。” 其实看不出这段经文有何新义!他们假设第13节提到“一盏明灯/太阳”,因此必含“水蒸气”;但经文全没提到“水蒸气”,也没提到太阳与“含水的云”之间的物理学关系?那不过是一厢情愿读进去的“启示”!</p>
<p>接着看看有关波浪与水道(waves/currents)的认知:古兰经24:40描绘的是一层层波浪〔Y. Ali: “billow topped by billow”;Droge: “a wave covers him, above which is [another] wave”〕。经文显然只提“波浪”(waves),没所谓的“水道”(currents);那又是自我的“添加剂”!至于海里咸水和淡水的分隔(古55:19-21;25:53),对航海或住沿海的居民也是种常识。说实在的,古兰经中的许多“科学神迹”细察之下都可看出其平常、强解、含糊、揣测或捏造等的破绽与不足!</p>
<p>其实稍为用心考查,将可觉察古兰经中含有更多违反科学与常理的经文,例如按古16:66,“......我使你们得饮那从牲畜腹内的粪和血之间提出的又纯洁又可口的乳汁。” 经文启示“乳汁”是从牛腹里粪与血之间提炼出来的;这到底又是什么科学啊!</p>
<p>又按古兰经25:45,“难道你没有看见你的主怎样伸展阴影吗?假若他意欲,他必定使阴影成为静止的。我以太阳为其标志〔Y. Ali: “Then do we make the sun its guide”;Droge: “Then We made the sun a guide for it” 〕……” 经文的意思是说太阳影子的长短乃由太阳决定。但这是个一般人都懂的普通知识啊!若真要展示古兰经的科学先知,应该是说“我以地球[的自转]为其标志”才对!</p>
<p>原则上若非把古兰经当科学典籍并借之以误导无知,上述以一般性/表面观察为导向的说辞无可厚非。圣经中也有好多类似例子,如 “太阳升起、太阳降下”或“地的四方”(赛11:12;启7:1,20:7等),不能说是错误。问题是“古兰经科学派”不单引用无实质的“伪科学”大事宣传古兰经的科学神奇伟大,同时趁机无理批判圣经的不是。</p>
<p>从普林斯在《深入古兰经与科学》(Qur’an and Science in Depth)中的叙述,可见古兰经伪科学派如何把古51:47的“大能”(mus’uon)说成是膨胀的宇宙;把古34:3的“微尘/蚂蚁”(zarah)说成是“原子颗粒”;把古6:95“谷粒”(al-habb)和“果核”(an-nawa)的绽开说成是核能的分裂;又说古34:12的“熔铜如泉水涌出”具有使用电力的启迪;说古96:15-16犯罪者的“额发”〔forelock,即额头头发〕展现脑前额皮层(pre-frontal cortex)的意志功能等,借而夸称古兰经含有最先进科学启示,证明它是上主的话。但有识之士当之为一厢情愿的胡扯!〔注:Christian Prince全书批判更多相关的“科学神迹” 。〕</p>
<p>补充说明:曾为古兰经科学大事吹捧的布凯勒和穆尔都未曾改信伊斯兰教。[] 穆尔曾表示他不识阿拉伯文,其评论都是凭穆斯林给他的资讯。美国休斯顿贝勒(Baylor)医学院的妇产科主任Joe L. Simpson也曾发言支持古兰经科学,但过后承认曾讲了些听来是愚笨、令人难堪的话(“made some statements that sound silly and embarrassing…”);但至今犹有穆斯林在引用他那些“听来是愚笨、令人难堪的话”。[]</p>
<p>需要的话,基督宗教可提供“无数”为圣经的科学性/可靠性辩护的著作/论述,而且都建立于扎实科研与明确释经的基础。可惜穆斯林从小即被抗拒福音/圣经的敌基督意识洗脑捆锁,以致一般上都藐视圣经,更遑论主动研究基督宗教的辩正立场以从中受惠。祈盼在这网络方便世代,穆斯林能怀饥渴慕义的心态寻求知己知彼,认识圣经真理。</p>
<p>当代一些为圣经的可靠性进行“理性/科学辩道”学者有Norman Geisler、John C. Lennox, Alvin C. Plantinga、Lee Strobel、Francis Collins、Duan Gish、Henry Morris、Hugh Ross、James R. White、Gary Habermas、Ravi Zacharias、Josh McDowell、William Campbell、E.K. Victor Pearce、Michael Guillen等;还有许多参与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Creation Museum等机构的专家学者。即或面对世俗科学主义者的批判挤压,他们的论述都有扎实科研基础。</p>
<p>以经比经,汉语书刊方面安撒灵的《伊斯兰,基督教,真理》含有不少展示古兰经内容的资料,涵盖其启示、搜集、编订、自称、内容的内部冲突、与圣经的抵触、与外在事物的冲突等资讯,甚值参阅。[] 经深入研究比较,笔者确定无论从基督信仰立场,或从客观理性知识立场,皆无任何凭据信服古兰经为终极性天启圣典!</p>
<p>谈科学,讲学问;有学有问才有学问。谈宗教也一样。但对穆斯林而言,“问”可以是个敏感课题,不小心可能被打,甚至失去救恩!古5:101-102,“101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询问若干事物;那些事物,若为你们而被显示,会使你们烦恼。当《古兰经》正在逐渐降示的时候,如果你们询问,那末,那些事物会为你们而被显示……102在你们之前,有一些民众,曾询问过此类问题,嗣后,他们因此而变成不信道的人。” 伊教学者说经文禁止的是指“无谓的询问”,但那会“使你们烦恼”的问题不会是“无谓”的吧?</p>
<p>按伊本‧凯西尔:“穆斯林所触犯的最大罪恶就是询问一件还没定为非法的事物,后来这件事因为他的询问而被定为非法的。” 安拉的使者在一节明确的圣训中说:“你们不要对我提到我没有向你们提及的事情,先民遭受毁灭的原因就是问题太多,或反对先知。”&nbsp; 显然在伊斯兰问题太多也可能召来毁灭![]</p>
<p>教长古图比(Imam al-Qurtubi)在他的解经书《古兰经教法之概要》(Jame’ Ahkam al-Qur’an)写道:某次有个名叫苏比戈(Subig bin ’Asal)者前来麦地那询问有关古兰经的寓义释经课题,被公认为最贤明公正的大教长欧麦尔知道了,把他叫来,使用一束棕榈树枝鞭打得他头破血流,直到他呼求停手,说头颅中的问题已经消失了才被放过![] 就是这种惧怕多问会导致非议、犯罪和受罚的心态,致使穆斯林在科学上落后,在宗教上更是封闭排外,盲目屈服于群体与传统的霸权与淫威之下。</p><div><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vertical-align: baseline; white-space: pre-wrap;"><br /></span></div>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